分析师解读:从近期公布的案例看正当防卫

2019-04-08 11:59:27  [来源: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  [作者:苏玥]  [责编:赵丹]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作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中,有一段文字吸引了舆论的目光:媒体披露昆山反杀案后,指导江苏检察机关提前介入,提出案件定性意见,支持公安机关撤案,并作为正当防卫典型案例公开发布;指导福州市检察机关认定赵宇见义勇为致不法侵害人重伤属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昭示法不能向不法让步。

同日,最高检的微信公众号发表了题为《“涞源反杀案”细节首次公布 激活沉睡的正当防卫条款》的文章,最高检的发声,以及近期持续被披露的案件,使关于正当防卫的讨论进一步深入。

正义不能向不正义低头

最高检工作报告中提及的三个案例分别提出了三个问题:

江苏昆山于海明案:当自己遭到坏人侵害时,能不能勇敢自卫?

福州赵宇案:路见不平,能不能拔刀相助?

河北涞源反杀案:当凶徒入侵住宅时,能不能实施无限防卫?

显然,最高检给出的答案是:能。昆山于海明案,昆山市公安局认定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决定依法撤销于海明故意伤害案;福州赵宇案,当地检察院先后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相对不起诉决定,最终最高检对赵宇作出了绝对不起诉决定,认定赵宇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涞源反杀案,该案被移送审查起诉后两次被退回补充侦查,最终河北省保定市检察机关认定王新元、赵印芝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对夫妇俩不起诉。

舆论公认的观点就是:正义不能向不正义低头。最高检的报告,引发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的热议。全国人大代表周光权认为,这些案例之所以会引爆“朋友圈”,就是因为检察机关在司法实务上做到了敢于担当,超越了固有思维模式,切实鼓励公民依法行使正当防卫权,让正义“不委屈也可以求全”,并最终有效维护法治秩序。全国人大代表车捷认为,一系列正当防卫案件,都表明公检法系统在执法司法过程中越来越注意,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不仅要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公平正义,而且要引导人民群众应该弘扬什么、摒弃什么。

如何看待正当防卫“沉睡”问题

2018年12月19日,最高检发布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明确正当防卫界限标准,公布的4个案例中就有昆山于海明案。12月21日,央视《新闻1+1》“正当防卫,如何不再‘沉睡’?”的节目则明确提出,在司法实践中,一些地方存在着正当防卫“沉睡”问题。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根据《刑法》第二十条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这也就规定了,必须同时具备以下五个条件才能构成正当防卫:

起因条件:不法侵害现实存在

主观条件:具有防卫意识

时间条件:不法侵害正在进行

对象条件:针对侵害人防卫

限度条件: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

从以上这些法律条款中,可以看出,我国关于正当防卫的立法已经相对完整。但是,每个案件都有其特殊性,受执法理念和执法环境等影响,使各地对正当防卫把握不够统一。最高检副检察长孙谦就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答记者问时,曾指出:有的认定正当防卫过于苛刻,往往是在“理性假设”的基础上,苛求防卫人作出最合理的选择,特别是在致人重伤、死亡的案件中不擅或者不敢作出认定;有的作简单化判断,以谁先动手、谁被打伤为准,没有综合考量前因后果和现场的具体情况;有的防卫行为本身复杂疑难,在判断上认识不一,分歧意见甚至旗鼓相当、针锋相对,这时司法机关无论作出什么样认定,都易于受到不同方面的质疑。

如何化解正当防卫“沉睡”问题

在释法中进行法律宣讲

对于最高检公布典型案例和3个个案写入最高检工作报告,有一种观点认为,这正说明关于正当防卫的案件,存在定性不清甚至司法不公的问题,深层次说是法律体制存在问题。这种观点在舆论场中具有一定市场。

就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答记者问时,孙谦的发言也许是最好的答复: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专门阐释正当防卫的界限和把握标准,进一步明确对正当防卫权的保护,积极解决正当防卫适用中存在的突出问题,为检察机关提供司法办案参考。同时,这4个案例既是正当防卫的指导性案例,也是检察机关以法治手段维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指导性案例。我们专门发布这些指导性案例,目的就在于进一步惩恶扬善,弘扬正气,保护见义勇为,向社会释放正能量。

在对于海明做出不起诉决定后,江苏省检察院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提到:“合法没有必要向不法让步”。正当防卫的实质在于“以正对不正”,是正义行为对不法侵害的反击,因此应明确防卫者在刑法中的优先保护地位。有评论认为,相对于以前“司法实践很不同:原先判断正当防卫,主要依据是比对双方的伤势是否均等,如果防卫一方的伤势明显轻于加害一方,则极有可能被认定为防卫过当”,正当防卫认定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既尊重公众的朴素情感,又要杜绝舆论审判

使正当防卫广泛进入大众视野的首案,是发生在2009年的湖北巴东“邓玉娇案”。面对骚扰挑衅,邓玉娇用水果刀刺向两人,一人死亡。当时,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对邓采取强制措施。随后,网上充满了对警方通报的质疑,认为面对暴力,邓玉娇具有防卫权;甚至认为,邓玉娇虽然杀人,不仅行为可以原谅,而且是一位“替天行道”的巾帼英雄,因而根本不该以杀人罪起诉她。这时产生的,是舆论和法律的对立。法院后来认定,邓在遭受不法侵害情况下,实施反击具有防卫性质,但超过必要限度,属于防卫过当,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判决对邓免于刑事处罚。

同样引发争议的案件,是发生在2016年的山东聊城于欢案。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舆论对此判罚普遍不满,认为于欢“情有可原”,甚至有网民喊出“我会是下一个于欢吗”。传统媒体也在强调,法律判决要重视民意,“法律的规则如果离开民意的认同,也将失去意义”。2017年6月23日,山东省高法认定于欢属防卫过当,构成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

在现实的司法实践中,有观点认为,依法适用正当防卫制度的同时,需要考虑尊重社会公众的朴素情感和普遍正义观念。对此,必须明确的是,法院的判罚当以法律为准绳,不能受舆论影响;但也要通过普法宣传,让舆论树立正确的法治观念,使朴素情感和法律取得统一和认同。

出台更为细致的司法解释

近期还有一个案例引发公众注意。2017年12月10日晚陕西泾阳,大学刚毕业的王浪在酒吧遭遇社会人李雷的挑衅。王浪多次认怂、赔笑,但仍遭到李雷的辱骂、推搡。随后,他用李雷递给自己的酒瓶还击,导致李雷死亡。一审法院认定王浪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判决有期徒刑9年。随后,王浪上诉。二审时,检方认为他防卫过当。

公诉人在二审时指出,王浪的行为有防卫性质,但超过了必要限度,应为防卫过当,一审量刑过重。而他的父母和辩护人则认为,李雷挑衅在先,并持续挑衅甚至攻击王浪,才是其反击的关键。至于王浪的反击是否超过限度,应综合当时的环境、心理等全面考虑,“法律不能强人所难”。他本人也为自己辩护:是不是得先让他拿酒瓶打伤才能还手?网络上对王浪的行为是否属于正当防卫的争论也很大,毕竟,被公开的个案被害人均率先实施了较为严重的不法侵害。

由于王浪案争议性很大,法官表示,将会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法律专家一起来进行论证,然后再择日宣判。

就如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沈德咏法官所表示的,案件的情况千差万别,正当防卫制度的适用确实容易引发争议和关注,这也反映了正当防卫制度的适用是司法中的难题。所以,对正当防卫作出更为细致的立法解释,也许正当时。

今日头条

个案剖析

联系我们

电话:0731-84329944 0731-84329525
传真:0731-84326442
Q Q:2762626350
邮箱:ts@voc.com.cn
关于华声 | 广告服务 | 舆情服务 | 网站建设 | 商务合作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0731-84326220(外联) 0731-84329951(新闻) 0731-84329948(合作及广告)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11883号 版权所有: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312006003 经营许可证:湘ICP证010023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湘B2-2008001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湘字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