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分析:“医生质疑鸿茅药酒遭跨省追捕”事件

2018-04-18 16:54:20  [来源:华声在线舆情中心]    [责编:余茜]

一、舆情梳理:

2017年12月19日,,广州医生谭秦东在图文创作分享应用APP“美篇”上发表《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文章,文章通过对心肌、心脏传导系统、心瓣膜等器官的变化分析,对鸿毛药酒的疗效提出质疑,阅读量达2241条。

1月10日,谭秦东被鸿茅药酒厂家所在地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凉城县警方以“损害商品声誉罪”带走。随后,4月14日,丁香医生发表 《某药酒违法2630次安然无恙,医生发1篇科普文却被跨省抓捕》一文将事件推至风口浪尖,引发众多网友关注。

4月15日,凉城警方发布通报称,对谭秦东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系因其行为“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并表示“目前案件已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鸿茅药酒声称,受此文影响,有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货,涉及货款近400万元,造成利润损失约142万元。该事件立即引发舆论更广泛的关注,医学界、法律界、媒体和广大网民纷纷提出质疑之声。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16日晚发文,要求内蒙古药监部门责成鸿茅药酒就虚假广告问题作出解释,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这被舆论认为是国家主管部门介入的标志。

4月17日,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听取了凉城县人民检察院案件承办人的汇报,查阅了案卷材料。经研究认为,目前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指令凉城县人民检察院: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变更强制措施。

此外,公安部也发布通告,称针对近期媒体高度关注的“鸿茅药酒”事件,公安部高度重视,立即启动相关执法监督程序,已责成内蒙古公安机关依法开展核查工作,加强执法监督,确保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严格依法办理,相关工作正在抓紧依法推进中。

二、舆情监测大数据:

据华声在线舆情大数据监测显示,截止4月17日关于“鸿茅药酒”数据达354,581条。其中,微博数据337,904条,客户端2566条,微信2106条,论坛2720条,网站7467条。

(1)热度指数趋势


从热度指数的变化趋势来看,鸿茅药酒事件的热度在2018年04月17 日上午9时达到峰值。

(2)关键词


在与鸿茅药酒事件相关的全部信息中,提及频次最高的词语依次为鸿茅药酒、毒药和内蒙古。

(3)地域


从地域分布上来看,鸿茅药酒的声量集中分布于广东(50,147条)、北京(48,609条)和江苏(27,059条)。

三、网民热议

(1)医生:希望鸿茅药酒方拿出数据来证明自己

@急诊科女超人于莺(北京):关于鸿茅药酒。类似这样虚假广告 的。如果觉得谭大夫侵犯了你们的利益,属于诬告,也应该走正当的法律途径。

@皮肤科博士-陈奇权(重庆):一个药品不拿出自己有效性和安全性的临床和基础研究数据来证明自己,受到质疑的时候只会自诩“我合法”“药监局批了”“文化遗产”“我上了央妈广告”...就跟一个杀人犯说:“我是我妈亲生的”“早就上户口的”“我们家祖传独苗”“幼儿园的时候评过好孩子”我怎么可能杀人,你们胆敢污蔑?!

@春雨医生:按照鸿茅药酒官方推荐的每天饮用30毫升计算,每天摄入的麝香是0.00016克,也就是0.16毫克。根据《中国药典》(2010版),麝香的用量为0.03克~0.1克(每日),即使是最小计量0.03克,可是鸿茅药酒每日摄入量的187倍,鸿茅药酒如此微小的计量能发挥什么作用...

(2)律师:从法律角度解读

@广东舜华律师事务所律师胡定锋:鸿茅药酒在广告营销中虚假宣传、多次遭到各地行政机关的处罚在先,在这种情况下,谭秦东视「鸿茅药酒」为「毒药」加以斥责,虽用词不妥但情有可原,不应该以刑事犯罪的手段去对付。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刑事诉讼中心主任汤光仁:谭秦东没有损害「鸿茅药酒」声誉的主观故意,其文章的立意,是提醒一群特殊的老年人不要饮用鸿茅药酒。文章标题中的「毒药」也是文艺的提醒,不能当做虚构的事实,就如同成语「饮鸩止渴」,其中「鸩」也是毒药的含义,故此其文章中所谓的毒药究竟是否是虚构事实还是文艺表述或者专业提醒,应该仔细甄别。至于两家公司退货的后果,则需要有更多证据来证明的确是受到这篇文章的影响,否则最终也很难认定。

(3)对警方和监管部门做法表示质疑

@丁香园:鸿茅药酒违法广告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但内蒙古食药监管理局作为监管部门和广告批文核准部门,却一路为鸿茅药酒广告「开绿灯」。现在凉城县公安局还跨省逮捕批评这个毒酒的谭秦东医生。公权力还是保护公平正义的力量吗?

@小儿外科裴医生:有毒的不仅是药酒,也不仅仅是企业,还有批准这个药酒为药品的药监局,还有为企业千里抓人的公检系统。

(4)支持谭秦东医生,认为鸿茅药酒有问题

@一个有理想的:医生是社会良心底线,在众多神药神酒神保健品充斥社会,坑害公众健康制造无数伪科普的当下,只有他们具备严谨的医学知识,以无畏的勇气揭露骗局,直面内外勾连的利益集团,面临巨大的人身风险。此刻,我们一点要做的,是全力声援,保护社会良心底线!我支持谭秦东医生!

@法山叔:为什么我们对这起事件如此愤怒?我想,原因至少有以下两点:第一,是警方在本案中积极的作为,很容易令我们产生其作为国家暴力机关,却在充当地方企业“黑心”打手的不良印象。第二,是鸿茅药酒这种追究批评其产品的自然人刑事责任的行为,涉嫌对公众批评权的严重妨害,已经触及了公众最敏感的利益。现在我们说话,需要三思而后言、不言的地方太多了。而在此情形下,你鸿茅药酒居然告诉我们,我们作为消费者,竟连作为同等民事主体的企业都不能批评和质疑了。因为当我们质疑大企业可能存在的任何不良乃至违法的行为时,即使依据的是专业知识或生活常识,如果你没有百分之百确凿的证据,那你就要小心哦,你极有可能被跨省追捕哦。企业会用其庞大的律师团队将你告到破产,会动用良好的政商关系把你抓进大牢。一个不能接受他人质疑和批评的企业,不会是一个大气的企业。一个不能正视自己的缺点和不足的企业,更不是一个好企业。

@要知道一个事实:在这篇文章之前,鸿茅药酒已经在市场上饱受质疑。鸿茅药酒或多或少隐瞒自己“非处方用药”的身份,而不是保健品,不提自己的禁忌人群,极易造成误导,屡遭处理之后,仍然坚称“所有人都能喝”。鸿茅药酒中的附子、何首乌等成分,本身就被医学界认定为具有致癌性。近期又有媒体曝出,药酒成分中所含的豹骨为珍稀动物制品。在这么一个四面楚歌的舆论环境之下,鸿茅药酒遭遇的退货和谭医生的这篇小文章真的构成因果关系吗?的确,谭医生的表述有不妥的地方,特别是在网文的标题中使用了“毒药”一词。但是,表述不妥,与民事侵权和刑事犯罪的界限,应该判然有别。 警权动用应当谨慎,特别是当进入刑事程序,直接可以限制一个公民的人身自由,涉及到将来的定罪处罚时。原本可以通过网络平台申诉-删贴解决的问题,一脚油门踩到死,直接动用国家机器跨省抓捕一名医生,是否妥当?

四、媒体评论

人民日报:鸿茅药酒:神药还是神广告?

医生的言论是否对鸿茅药酒构成严重损害,警方跨省追捕是否存在民事纠纷刑事化的问题,舆论场上出现的这些疑问,有待相关部门的权威调查、确证。唯有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并及时公布进展,才能真正回应公众关切。与此同时,鸿茅药酒的药品适用与违法广告等问题,也呈现在舆论的探照灯之下。

光明网:鸿茅药酒事件的要害在公权使用不当

正如中国医师协会的声明所说,在事涉公民言论权的问题上,“刑法应当谦抑”。刑法罪名的成立,是以具体行为为构成要件之一。言论成为行动之一种,构成刑法所入罪名,有极其严格的限制条件。在此,且不说在立法以及司法上对把损害商誉罪列入刑法始终存有争议,实际上,以广州医生谭秦东所发言论,警方内设的法律部门应该具备分辨此言论是否构成刑法罪名要件的知识。显然,在类似此案涉公民言论权的事件,“刑法应当谦抑”的前提,是警权应当谦抑。

澎湃评论:拨开鸿茅药酒的迷雾 看小县城政商逻辑

鸿茅和凉城这次遭遇的舆论危机,某种程度上就像是一个乡下孩子到了城市所遭遇的困惑。如果我们以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来对比,凉城警方的行为,是很难理解的。一个县的企业,很难说真的具备通天的能力,敢于到广州去抓人。他们只是无知无畏,按照自己一贯的逻辑在行事罢了。

中国青年报:谨小慎微的公权,乃是法治社会的常态

一场跨省抓捕的“肌肉秀”,反倒露出了滥权的“尾巴”。对于这起公众瞩目的焦点案件,在调查真相、主持正义、捍卫民权的同时,还应认真检视,警权介入是否合法合理,药监管理是否称职合格,真正做到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证券时报:鸿茅药酒成打不死的小强 背后有保护伞?

十年时间,一边是各地食药监管部门不断的违法通报和暂停销售的惩治手段,一边却是内蒙古食药监管部门和广告批文核准部门的广告审批“绿灯”,共1034个广告批文,让鸿茅药酒大行其道,甚至在去年位列投放广告企业第一,这矛盾的存在充满诡异,也让人费解,也照见相关监管的醉态。鸿茅药酒如何成了打不死的小强,背后有着怎样的“保护伞”,值得追问。

五、舆情点评

连日来,广州医生谭秦东发文吐槽鸿茅药酒被跨省抓捕一案引发舆论广泛关注,这场由跨省抓捕酿成的舆论危机不断发酵,并引发医学、法学、商业、媒体等领域的较大争议。

鸿茅药酒企业通过自身在当地的影响力、财政贡献度、创造就业等能力,联合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警方对医生实施跨省抓捕,在事实不清、后果不明的情况下,警方对当事人实施抓捕和刑拘,背后的隐情引人深思,是否有权钱交易的利益输送,这场跨省抓捕彻底损毁了“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工作要求。

在人们对保健品营销乱象深恶痛绝的今天,鸿茅药酒数十年来不断在媒体上打广告,据不完全统计的结果显示,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其中不少是因为厂家存在夸张宣传、夸大疗效等行为。就是这样一家问题重重的企业,却能通过内蒙古食药监管理局作为监管部门和广告批文核准部门,一路为鸿茅药酒广告“开绿灯”,不少网友惊呼背后的利息输送的同时,也呼吁各级监管部门应采取更为严格的标准,把握广告尺度、加大监管和惩处力度,让违法者畏惧、逾矩者后悔。


今日头条

个案剖析

联系我们

电话:0731-84329944 0731-84329525
传真:0731-84326442
Q Q:2762626350
邮箱:ts@voc.com.cn
关于华声 | 广告服务 | 舆情服务 | 网站建设 | 商务合作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0731-84326220(外联) 0731-84329951(新闻) 0731-84329948(合作及广告)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11883号 版权所有: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312006003 经营许可证:湘ICP证010023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湘B2-2008001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湘字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