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县樟木乡仁爱村村长打人、贪污、滥用公用资源

2015-11-19 09:36:27    [作者:投诉直通车]  [责编:余茜]

2015年11月12日早上,衡阳县樟木乡仁爱村发生一件惨剧,村民杨桂华因为自己养老保险金被村长董和生私吞了,早上单独一人去找董和生理论,却惨遭黄位清(董和生老婆)先是一桶冷水脑门浇下,后是泼大粪。本来杨桂华就腿脚不方便,董和生理亏心虚在先,抡起杨桂华的衣领损了六七下推倒在街基边。在事情发生之后,黄位清还威胁杨桂华老婆,该说的不要说,要是派出所来盘问就要杨桂华一口否认被推倒的事实,坚持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医疗保险就能多报销50%。这样还能骗取国家的医疗保险。事情一发生,村里的人得到杨桂华被董和生打成重伤的消息传开了,心里面都清楚。村民们也都是敢怒不敢言。

事情发生第二天,我(杨桂华儿子杨林)跑到衡阳县纪委把父亲被打一事向县纪委某领导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纪委不但无动于衷,还说村长打人认定为民事纠纷。这难道不是官官相护吗?

16日,距离我父亲被打事件已有4天,我找了几位村民代表(其中有肖志改 肖志文 董祥元)一起去找樟木乡政府主任凌均高主持公道,经过一番讨论,决定回仁爱村走访调查。讨论结果出人意料,要我自己先垫付父亲全部医疗费用,待法院判决下来再实行赔偿协议。我根本不服商量的结果,这明明是樟木乡里干部和村里干部穿一条裤子,是非黑白不分。

17日,我再次拨打乡政府书记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后来又找到凌均高主任,他又找借口在出差,这几天不回乡政府。昨天还在一起商量事情的解决办法 ,乡干部都找各种借口推脱,相互来回踢皮球,不闻不问。作为百姓的衣食父母,试问现在谁能替我们说话 ,谁来替我们主持公道。

董和生自从当上村长之后,没有为村里办一件实实在在的事,没有为村民实实在在的谋福利,办事推脱 故意刁难群众,国家给村民的补助从来不公布,资金去向成谜。反而自己的腰包鼓了起来。先是在村岭上建起了豪宅,后又置办起小轿车。

在习主席提着加快建设新农村的时候。董和生却打着建设新农村的旗号,大搞建设,村里的活动中心和篮球场都建在他的家里。本来是全村共享的公共资源被董和生独自占用,据为己有。

到目前为止,距事情过去5天了,董和生仍然是高姿态,根本就没有一点歉意和内疚。拒不承担医疗费用。我几次找董和生赔偿治疗费用也是推推诿诿。衡阳市中心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了,经鉴定我父亲颈部损伤压迫神经导致双腿不能动弹。医生嘱咐尽快手术,手术费用大约需要10万元左右,时间耽误 可能造成终生瘫痪。对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这笔手术费用无疑是笔天文数字。

我知道父亲这次被打是有原因的,这个要追朔到2011年,董和生当上村长不久,村民联名举报董和生的不作为,因为我的父亲在联名书上签字画押。全村联名举报的材料都递到省政府,省政府都已受理,让下级单位衡阳县政府做处理,到后来也是不了了之。他才怀恨在心,我的父亲这次才遭毒打。

我不相信没有说理的地方。是非曲直公道自在人心。然而随着习主席问政以来,近年中央查处腐败的深度和广度的不断拓展和延伸,一大批小官巨腐、吃拿卡要、不作为、乱作为的村干部被曝光和受到查处。俗话说: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寒。造成村级基层组织不足、村干部不作为、是谁在充当村长的保护伞,乱作为究竟该谁承担责任呢?或者换句话说,村干部不作为、乱作为,当地党委、政府都干什么吃的?是不知情还是一丘之貉,螳螂在前,黄雀在后,都是一群乌合之众?像我们仁爱村境遇的村子不在少数,乡镇干部与村干部合起伙来鱼肉乡邻、为非作歹,称王称霸,老百姓心里苦不堪言。

董和生身为一村之长(贿赂选举),连同村长老婆黄位清光天化日之下殴打百姓并将致全身不能动弹,还扬言县里有人撑腰欺行霸市,实在猖狂至极,现今法治社会,此乃与法律和道德所不容。我这几天在县里和乡里奔走相告,不知道何处伸冤,更不知道到哪里能讨回公道。现托人通过网络媒体诉说我的处境,恳请社会各界有良知者伸出援手给予帮助,同情弱者,惩治恶人,清除社会毒瘤。还社会清正风气。

杨林(13608813355)

今日头条

个案剖析

联系我们

电话:0731-84329944 0731-84329525
传真:0731-84326442
Q Q:2762626350
邮箱:ts@voc.com.cn
关于华声 | 广告服务 | 舆情服务 | 网站建设 | 商务合作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0731-84326220(外联) 0731-84329951(新闻) 0731-84329948(合作及广告)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11883号 版权所有: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312006003 经营许可证:湘ICP证010023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湘B2-2008001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湘字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