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贪污1800多万 村民举报 当地乡、县没有人管

2015-07-01 15:40:23    [作者:投诉直通车]  [责编:陈浩]

清账小组成员对记者说,通过清理账目发现,村支书、村主任什么钱都敢领,什么钱都敢要 法治周末记者 刘立民 贺宝利 发自陕西榆林 征地既改变了小啊包村村民的命运,又滋生了村干部腐败的土壤。 小啊包村,隶属于陕西省神木县大保当镇,仅有1100多口人,6年以前,居住在沙漠丘陵地带的村民只能靠少量可耕种的土地生存,日子过得并不富裕,然而,自从2009年陕西省政府批准成立榆神工业区、土地(主要是荒沙地)被一片片征用后,小啊包人的腰包便鼓了起来。 榆神工业区位于榆林市东北、神木县西南方向,涉及榆阳区和神木县的6个乡镇54个行政村,控制性规划面积为1108平方公里,是目前陕西省面积最大的开发区。 “5年来,不断有补偿款划到村里,村民人均大约分得30万元,起初大家还都很高兴,但仔细一算账,竟有近亿元资金去向不明。”清账小组成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全村共被征用土地4.3万亩左右,应得补偿金4亿多元,发了四分之三,但村账余额仅剩下157万元。 由于村财务多年不公开,在村民代表的一致要求下,2015年3月,镇政府派员主持,全村6个小组每组选5个人,组成了30人的清账小组。 “不清不知道,一清吓一跳。虽然我们不懂财会,仅从最直观的条子上看,村主任、支书两人直接挪占了1844万元,还有大量的资金去向存疑。”清账小组成员们表示,不但如此,他们还查出村干部造假账、造假水浇地,直接从政府或企业虚报冒领等诸多问题。 小啊包村村民普遍认为“村主任和村支书能量大、路子广,先知先觉”。他们不但能提前半年知道那块土地要征用,马上动工造假地、建房子,还能在已经被征收的沙场上继续挖沙,且明目张胆大量造假总能如愿获得补偿款,黑沙场经营多年无人制止。 人造“水浇地” 2015年5月11日,年近七旬的小啊包村村民老裴带领记者,绕过一座座沙丘荒冈,沿着崎岖小路,来到一片沙滩前,他说这块地叫“裴家梁柳树壕”。记者看到,此处的沙滩比较平整,呈阶梯式分作几块,上面稀疏地长着簇簇沙柳,一眼望不到边。 “这就是村主任高付军造的假水浇地,大约1000亩左右,他雇我参与施工的,整整干了两个月,工钱付了一万元。”老裴所说的“假水浇地”,是指虽然地面做了平整,铺上几厘米厚的黄土,也打了几眼井,但其实不能浇,下面全是黄沙,浇多少水也会漏下去。 据老裴介绍,2009年上半年,时任村民小组长的高付军找到他,说要推沙造田,请他帮忙照看,老裴觉得可笑,沙漠里怎么能造出耕地?考虑到乡亲关系和酬金,老裴还是去了。 “一开始六七台机械施工,后来增加到10多台,高付军经常去催进度,推平了沙丘,撒上薄薄的一层土,还打了几眼机井,整整干了两个多月,当年8月,水浇地就算造成了,然后急急忙忙地撒上麦粒和杏核。”老裴告诉记者,其实当地小麦的种植期是3月份,他也不明白高付军在干什么,结果2009年11月,当小麦稀稀疏疏长到十几公分高的时候(杏核一棵苗都没长出),传出开发区管委会因“清水煤化工区”用地,决定征收这块土地的消息。 一时间,高付军在小啊包村声威大震,被公认为村里最有能耐的人。 记者从榆神工业区国土分局调取的《土地补偿协议书》显示,征收单位是神木县国土统征储备中心。因“清水煤化工区”项目征收小啊包村土地9911亩,其中“水浇地”1380亩,补偿标准为每亩19000元,共计补偿2622万元,而绝大部分为“林草地”,每亩仅补偿5000元。 “高付军造水浇地大约花费300多万元,扣除每亩5000元村集体应收的基本补偿,这次造假共获利1500多万元。”老裴向记者表示,听说高与村委会补签了一份土地承包协议,意思是这块土地系高的承包地,确定了补偿款的分配比例,彼时高已担任村委会主任,高付军具体拿走多少村民们不得而知。 记者在“裴家梁柳树壕”现场看到,5年前政府花费近8000万元征收的土地至今没有利用,表面不到两公分的土层已经破碎,“水浇地”基本还原为沙漠。 在小啊包村采访时,数名村民代表告诉记者,高付军造假水浇地牟取暴利的行为,在村中起到了很大的“示范”作用,随后村民只要看到村干部推地,便争相效仿,从中“获取”了大量土地补偿款。 记者见到2013年5月的一份《征收土地补偿协议书》,其中写明征收小啊包村水浇地2578亩,补偿金额4899万元,清账小组成员表示,这些水浇地也是在村干部带头下造出来的。 村干部消息灵通,除了造假水浇地,还搞违章建筑,听说哪块地要征收了,就建一些简易厂房,名义上是某某养殖厂或种植场,其实什么也没有,就为赚取拆迁补偿款,很多村民也跟着学。村民代表说。 小啊包村村民居住比较分散,记者看到很多民宅的四周建有简易房,丘陵荒野中冷不丁也会发现一些房屋,有的已经拆除成为废墟。村民告诉记者,拆过的已经补偿,未拆的在等待拆迁,好从中赚一笔。 多笔补偿款被村干部冒领 在村民的投诉材料中,有几处反映村干部虚报冒领企业或个人占地拆迁补偿款,记者向有关部门调取了补偿协议,一一进行核实。 神木县弘力沙场和小啊包村办砂厂,从工商登记来看,经营者均为李玉山。2012年9月12日,两沙场与政府相关部门签订了补偿协议书,分别补偿168.3万元和196.8万元,代表李玉山在协议书上签字和领取补偿款的人均是小啊包村支书李庆国,档案中有李玉山对李庆国的授权委托书,并经过了神木县公证处公证。 然而,当记者找到李玉山时,他断然否定曾委托李庆国办理拆迁补偿事宜,更未到公证处公证,李玉山亲笔书写了他的名字,字迹经比对,与授权委托书上的签字差异很大。 李玉山告诉记者,他曾承包过小啊包村的弘力沙场,拆迁前已经交回村委会,但没有变更工商登记,补偿款应归村集体所有,村支书李庆国冒领显然不应该。 “而小啊包村办砂厂拆迁时还在我的承包期内,公章至今还在我家里,补偿款竟然也能被李庆国领走。”李玉山说,他后来得知这笔款转到村主任高付军手中,高曾几次找他协商,说还一部分,如果纪检监察部门过问,就说都还清了。 同批拆迁补偿中,还有一个神木县张建国砂厂,补偿金额330.7万元,档案资料显示也被李庆国领走。记者经电话采访张建国,张表示从未授权李庆国办理此事。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申办“委托”公证事项,应有其本人亲自出面,那么在委托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公证处又是如何办理公证书的呢?为此,记者来到神木县公证处,了解三份“授权公证书”的真伪。 公证处负责人郭志刚查阅了档案后告诉记者,公证书确由他们制作,但当时只有两名正式人员,业务忙,可能是临时工办理的,被人冒名顶替,钻了空子。 清账小组成员对记者说,通过清理账目发现,村支书、村主任什么钱都敢领,什么钱都敢要。 小啊包村有一处叫“裴家大院”的晚清建筑,是辛亥革命时期同盟会员裴廷藩的故居,被神木县文体局列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然而,在村委会分配房屋拆迁三通一平过渡安置费补偿明细表中,竟然出现“裴家大院”的名字,而领取59万元补偿金的是村主任高付军,事实上,“裴家大院”也没有被拆迁。 裴廷藩的嫡孙裴林林认为,裴家大院属文物,不能拆迁,即使必须拆迁,裴家的子孙很多,也轮不到外姓人领取补偿金。 清账小组近期查出,2012年,村支书李庆国私自把300多亩地卖给个体老板,其中60亩地所得105万元直接据为己有,事情败露后,李庆国才将此笔款项退还村集体。 就土地造假、虚报冒领等相关问题,记者欲采访高付军和李庆国,村民说二人不在小啊包村居住。记者来到大保当镇政府,镇党委书记何树强表示,县纪委已经介入调查,不方便安排他们接受采访。 记者拨通李庆国电话,李说他在去榆林的途中,可到榆林市区面谈,当记者赶到榆林,李庆国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而高付军始终不接电话,短信也不予回复。 大保当镇政府一位权威人士告诉记者,村民查出的、所反映的问题基本属实,但现在还不到追究法律责任的时候,重点是让他们吐出来,把老百姓的损失降到最低。 管委会“第六副主任” 小啊包村仍存活着一家沙场,叫大漠沙场或小啊包沙场,村民们告诉记者,该沙场无任何批准手续,实际经营人为村主任高付军,每年都有上千万元的利润,榆神工业区国土资源分局的工作人员则直接称为“高付军沙场”。 该沙场紧邻榆神工业区新修的百米大道,记者曾经两次来到大漠沙场,看到机械设备在、人在,一处处巨型沙坑也有新挖的痕迹,但沙场办公室人员说最近不卖沙,“手续不全,正在办手续”。而当地村民告诉记者,由于他们的不断投诉,沙场有所收敛,改为夜间卖沙了。 5月3日夜晚,记者随同当地拉沙车司机暗访,不到一小时就有20多辆沙子被卖出,记者拿到的一张“客户回单”,上面加盖着“大保当镇大漠沙场”专用章。 “不是我们不管,而是管不了。”榆林市国土资源局榆神工业区分局土地监察大队负责人孟光向一脸无奈,他承认大漠沙场没有任何合法手续长期采沙卖沙,表示曾多次制止过他们的非法行为,并因此得罪了小啊包村主任高付军,被高恐吓谩骂。 孟光向告诉记者,工业区的土地监察大队没有编制,也就没有执法权,而正当他与高付军较量的时候,听说工业园管委会出了会议纪要,允许他们采沙,监察大队就不再管了。 记者看到2014年7月22日榆神工业区管委会的一份会议纪要,在第三项“审议并原则通过了国土资源分局的相关提案”中,明确“原则同意小啊包沙场、忠飞沙场的选址意见,由国土资源分局负责出具采沙审核同意书”。 沙场既然已经被拆迁征收,原使用的集体土地就已转为国有建设用地,况且挖沙对地表破坏很大,工业区内怎么能够让沙场复活呢?带着疑问,记者采访了榆神工业区国土资源分局局长李世平。 “是我们报上去的,国有土地也可以允许采砂。”李世平表示,在采沙许可手续办妥之前,“小啊包沙场”挖沙属于非法采沙,但分局没有编制,是个临时组织,没有执法权,很难对黑沙场进行有效制止,只能说再发现其采沙,就停办已经上报的审批手续。 榆神工业区管委会会议纪要所提到的“忠飞沙场”,是以大保当镇武家火场村村主任武忠飞的名字命名,与“大漠沙场”相距不过200多米,在百米大道“创业大厦”斜对面,规模虽略小,但记者看到,即使在大白天,这里也在公开挖沙买沙。 发稿前,小啊包村老裴传来消息,高付军“造水浇地”他是全程参与的,边界很清楚,感觉怎么算也没有1380亩那么多。记者离开后,老裴又和村民代表逐块土地丈量了一下,并造了详细的图表,发现实际造出的水浇地只有807亩,这就意味着高付军多沾了政府600万元。 榆神工业区管委会一位官员告诉记者,高付军虽然是一个小小的村主任,但神通广大,没有他办不成的事,我们都称他为管委会“第六副主任”。 从土地造假到虚报冒领,从违章建筑到非法采沙,村民们不解,为什么当地政府和工业区管委会甘当“冤大头”“睁眼瞎”呢?本报将继续关注。 神木大保当镇小啊包全体村名举报,代表人:高如生 13488083276 身份证:612722195508192117 刘生龙 15829121926 身份证号:612722196104282110 张种飞 13991069541 身份证:612722196908112117

今日头条

个案剖析

联系我们

电话:0731-84329944 0731-84329525
传真:0731-84326442
Q Q:2762626350
邮箱:ts@voc.com.cn
关于华声 | 广告服务 | 舆情服务 | 网站建设 | 商务合作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0731-84326220(外联) 0731-84329951(新闻) 0731-84329948(合作及广告)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11883号 版权所有: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312006003 经营许可证:湘ICP证010023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湘B2-2008001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湘字003号